山寒水瘦

中国福利彩票网

本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57—3909502

山寒水瘦

来源:拂晓新闻网--皖北晨刊    时间:2020-11-17 11:02    作者:

秋末冬初,山寒水瘦。

山之寒,是清寒,是萧寒,而不是冰寒,不是彻寒。萧萧疏疏,冷冷瑟瑟,枯寂瘦俏,低眉沉思,是一份宋诗的味道。

杂草干枯了,树叶凋零了,山间疏朗了——疏朗如梳,疏朗如洗。

西风骤起,拂草穿林,枯草如铁,作铮铮之鸣响;林空洁净,爽然通透,西风,如一游子,薄衫披身,逍遥于林空间,宛然一逸人。

阳光薄薄地照着,跳跃于林梢间,浮光掠影,跳跃浮泛,是“逸人”罗袜生起的尘光;飞鸟,栖止于枝头,瑟缩着身体,寂寂如处子,寂寞了自身,也寂寞了寒山。栖鸟,乍然飞起,林间轰然作响,鸟飞林更寂,林寂山愈寒。

我站在山上,看山——看更远的远山。

远山如线,远山如缕,远山如雾、如烟,山在朦胧间,山在隐约间。

我看到了一幅《远山寒烟》图,一代代的画家,枯笔涂抹,力透纸背,“远山寒烟”中,是画家的铁骨寒心,是画家的隐逸之思,是画家的孤傲峭拔。

“独坐大雄峰”,或许,就是这般情味。

水之瘦,是清瘦,是俏瘦;不是枯瘦,不是瘦枯。

水之瘦,源于水之清。泥滓沉淀,败叶消影,水清如镜,直可为鉴。照见蓝天,照见寒山,照见晴空飘过的一团白云,照见人世间的一片清心。水流不再浩荡,不再汤汤;一变而为潺潺,而为缓缓,而为湲湲。水清了,浮萍更绿了,浮萍把身影倒映在瘦水中,是浮云在水中开出的绿色莲花。

水之瘦,是宋徽宗的“瘦金体”,瘦而不枯,瘦而不涩,瘦而不滞;瘦身中氤氲着一份瘦骨之气。一笔一笔,笔笔有生气,笔笔有力量,笔笔瘦硬而劲道。

那一日,我站在一座小桥上,“独立小桥风满袖”。

小桥上,铺过昨日清晨的寒霜;小桥上,印着那个清晨,行旅孤寂的影像。渐行渐远,渐行渐远,行走了几百年,行走了无数遍,行走到无穷远。枯藤缠绕着老树,暮鸦在黄昏中鸣叫;那位旅人,翘首而望,望见寒山下,茅屋冒出的炊烟,闻到了炊烟中袅娜的饭香。可他,并没有驻足,一直前行,一直前行,踏碎板桥霜。

孤独、寂寞、瘦寒,满目苍苍,满目萧寒,满目是鼓胀的时间风帆。

他只听见圣哲的那一声长叹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那一刻,他停在了小桥上,看桥下瘦水荡漾,听桥下瘦水吟唱。

此刻,我也只听见圣人那一声长叹: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。”

桥边是寒山,桥下是流水。寒山倒映在流水中,流水铺展在寒山下。我甩一甩袍袖,瘦水激荡,寒山摇晃,身边布满时间的碎片。我俯身,想拾起那一片片“碎片”,无奈,只是枉然,只是枉然。

寒山、瘦水,一季一季,一年一年;我永远无法再拾起那一片片“碎片”,只能听到圣人的那一声长叹。

叹息中,我却没有沮丧,只有力量,和力量鼓起的时间的风帆。此一刻,寒山满是妩媚,瘦水尽是柔情。妩媚里有春天,柔情里有鲜花,有芳香。

寒山、瘦水,喧嚣、浮躁后的宁静;芜杂、繁缛后的洗练;热烈、奔放后的积蓄。

此种况味下,我知道:寒山、瘦水的风景后,将会是更美的风景……

路来森

【关闭】【打印】 责任编辑:王亚东

版权声明

① 拂晓报社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拂晓新闻网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。
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作相应处理。

视觉·图片

  • 文艺汇演送到村民家门口
  • 垃圾分类 人人动手
  • 关注消防 生命至上
  • 唐河路上跨京沪铁路立交桥开建
  • 智慧养老 服务到家
  • 10余万群众用电实现“双保险”